为防疫情蔓延 加拿大安大略省将释放近2000名囚犯


从2002年到2018年,在长达16年的受贿历程中,于文涛五千一万不嫌少,百八十万不嫌多地笔笔“笑纳”。“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于文涛思想的堤坝,就这样被一次次的“感谢”腐蚀着,逐渐陷入公权与私利的交换游戏中。虽然于文涛有自首、坦白情节,且认罪悔罪,并退缴了大部分赃款赃物,但这一切也只是亡羊补牢,悔之晚矣……

由于防控疫情的需要,多个国家采取了居家令、旅行禁令等措施,这些应对疫情的举措,也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非洲的航空业、服务业、农业、鲜花出口、原油出口等。另外,疫情也导致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南非、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埃及和安哥拉等国将面临更大财政压力。

2002年春节前,时任喀喇沁旗旗长的于文涛在自己办公室里提点某下属单位负责人说:“快过春节了,为了方便以后好办事,应该去看看市里的领导和相关部门领导。”该单位负责人一听豁然开朗,马上回单位拿了10万元现金,回到于文涛的办公室,将这10万元放到他的办公桌上。于文涛会意地把钱收下。

出口方面:肯尼亚的鲜花大量滞销,已经开始出口转内销;

经济方面:为缓解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埃及、加纳、南非和肯尼亚等多国央行近期“集体”大幅降息。同时,多国推出了一揽子经济刺激措施,包括减税降费、下调部分贷款利率、免除部分移动支付交易手续费等。

2005年12月至2006年8月,于文涛决定,赤峰市财政局以支付办公楼工程款名义向办公楼承建公司转账2262万元,该公司将其中2220万元通过其关联公司全部取现返还给财政局,财政局将其中的1800万元归还国库,另420万元用于其他公务支出。后经于文涛决定,由赤峰市财政局财务人员虚构2220万元职工购房款收入做平账目。

前不久,经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检察院向巴彦淖尔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于文涛(副厅级)受贿、私分国有资产、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公开宣判。法院认定于文涛犯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

2013年,赤峰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计划开发赤峰市松山区某工程项目,在向规划局报批时,因为遮挡北侧居民采光而未被通过。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给时任赤峰市副市长的于文涛送了10万元现金。在对项目规划进行微调后,上报审批顺利通过。2013年至2017年间,于文涛利用职务便利,为该公司在项目规划和开发方面多次提供帮助,并先后三次收受该公司现金共计40万元。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的医疗专家、援非医疗队、中资企业通过多种方式和非洲国家合作抗击疫情,践行“中非命运共同体”。

2.从推辞到伸手,欲望的口子越开越大